志稿撰写常见问题分析

发布时间:2017-11-30 09:45:00   来源:  字体显示: 北京赛车pk10哪里下注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ejkk.com.cn/fzlt/201711/t20171130_12169.html
文章摘要:,遮丑杂项投畀豺虎,华通冈比亚插手。

  一、竖写不规范问题

  1. 记述不完整。主要体现在缺少上限资料、下限资料,北京赛车pk10哪里下注:或是只有上下限资料没有中间过程,还有就是只记述断限内某一年或某几年的事物情况。

  2. 著述性不强。主要表现在引用过多或干脆以文件、规章、表格代替著述。记述某项事物时,对所涉及文件、领导讲话、会议决定、相关规定、规章、条例等引用过多,甚至全文引用。例如在记机构时,将三定方案全文引用,在记法制内容时,将制定的条例规章全文照录。重要的文献可以进附录,志书的正文不可以引用过多。在接触到的试写稿中这种现象比较普遍。有两种表现方式。

  第一种表现是有的志稿在记述某项事业或工作时对各方面的文件、规定、制度抄录较多,对实际情况的记述却很少。例如某部试写稿关于法规的记述,几乎全是文件罗列,哪年哪月省里颁布什么法规、条文等等,连文件的基本内容都没有。关于这些法规、条文下发的目的、条文的内容、条例执行情况基本上没有记。还有一部试写稿中在写管理时抄录的是部里、省里制发的方案、规定、办法、标准等等,至于这些文件和规章制度在实际贯彻中执行得怎么样,具体管理是怎么做的却没有记。这样的记述实际上成了文件、规章制度的汇编。

  第二种表现是抄录工作方法和工作计划,以此来代替实际内容的记述。如有部志稿在写本地区商业发展时,将政府部门制定的目标、规划和实施方案大段抄录,包括增设多少商业网点,扩建多少营业面积,开辟若干农贸市场,工作上将采取哪些措施都一一照录,至于这些纸面上的东西有多少已经实施,有多少正在付诸实施,现实中商业发展的具体情况如何,却一点没写,读者只看到一张抄录的“蓝图”,没有看到具有实际内容的资料。

  那么,志书记述条文、规定等方面内容时应注意哪些方面呢?

  第一,志书并非一概不能记述法规、文件、规章制度和计划等方面的内容,重要的可以收进附录。

  第二,条文、规定等方面的内容记述不宜大段抄录。志书记述作为背景材料,有时需要法规、文件、规章制度和计划、方案等方面的内容。但一般情况下不宜大段大段地抄录、照录条文,而应根据注重记述实际内容的原则,适当地进行扼要转述或择要引用。

  第三,转述与引用的内容必须结合具体内容。防止用僵死不变的条文代替不断变化着的实际情况。要通过转引的条文说明管理方面的主要规定,要解决的问题,工作中实际贯彻情况以及达到的效果等等。

  3. 抓不住事物发展脉络,竖写成了流水账。这种写法主要是以年系事,在类目下,逐年记述某项工作开展情况,按年度详细记述每项工作主要开展情况,表面看起来资料很丰满,一年不缺,也达到了横分门类,纵写史实的要求,但实质上这种写法,笔墨平均,没有重点,资料零散,主线不明,从中看不到事物发展规律,因果不现,逐年记述,重要的年份难以充分记述,不重要的年份又不得不记述,没有资料时也用空话堆积,使一些没有价值、入志意义不大的资料也全都入志,导致重点不突出,篇幅冗长,水分较多的不良后果。对这种写法进行分析的话,其原因主要是由于作者缺乏对所收集资料的分析、鉴别,没能抓住某项事物的发展脉络,也就不能准确选取有用的节点资料,无法突出变化,彰显规律,只能把资料逐年堆砌在一起,把志书变成了资料长编。

  二、文体性问题

  1. 总结报告式。总结是机关常用的一种公文形式,一般总结要有分析、有研究、有结论、有下步行动方案等等。有些总结报告有可能是地方志书的宝贵资料,但不可能成为志书的组成部分。地方志书要求要求志稿在记述时要顺时而叙,述而不论,完整记述断限内的某项事业,总结报告的评价、分析、研究等,都不是志书所适宜的表达方式,目前我们在审稿时经常会发现这种总结式写法,分析原因,一方面是对志体掌握不到位,另一方面是很多省志撰稿人在机关工作多年,习惯了写总结、报告,写出来的志稿也就像工作总结,经常将断限内所记事物进行总体总结,综合评价,然后再记一下主要做了那几方面工作,取得了那些成就。但修志不是写总结,志体就要依照时序纵述所列各节、目事物的历史进程,如果用总结式的写法,就不能反映出事物的兴衰起伏,看不出发展脉络,读者读后也只有模糊印象,找不着事物的变化、现状,要使用志书内容也无法找到具体时间的相应资料。

  2. 教科书式。教科书的特点是对要讲述的对象有准确的名称、有明确的定义、有清晰的学科属性等,其目的是传授某学科专门知识或基础知识。而志书应该是在教科书的基础之上,即对事物的名称、定义、属性等已全然明了,无须再作重复。如写林业,无须介绍或定义什么是“树”,什么是“草”,而要写明有什么“树”,有什么“草”,此地的“树”或“草”的品种、生长、分布等情况。省志分志多为专业志,专业术语多,大家在写起来的时候,习惯在开头先对所记专业事物进行概念阐述。

  3. 议论文体式。议论文体其特点是论证性强,主观意识浓,作者的主体形象突出,可以站在事实上,尽情地讲述、强调自己的观点。而地方志书以记载事实为要务,无须论证,更不能由作者站出来阐述观点,志书要坚持的是述而不论,寓观点于资料之中,这是方志的体例、性质所决定的。胡乔木提出:客观的历史就是客观的历史,不需要在地方志里面画蛇添足地加以评论。多余的评论不但不为地方志增光,反而为地方志减色。在一些志稿中,议论文式的写法较为多见。这种现象与“总结报告式”的写法有类似之处,但其表现形式是论证性很强。作者往往在记述中突然站出来代替客观事实强调一些观点。志书要反映客观规律,但其反映方式并不是要作者站出来做一番论证,而是以其所记述的客观事实来反映的。我们用不着担心客观事实说明不了问题而急着站出来“帮助”事实加以论证。只要把事实客观地记述清楚了,抓住了事物的实质,那么事实本身是会替自己说话的,而且会说得更有力。

  4. 新闻报道、宣传表扬、文学散文式。新闻报道、宣传表扬在现实生活中最为常见,其特点是即时性很强,倾向性明确,感情色彩浓烈,文字表达方式灵活多样;散文除有浓烈的感情色彩、灵活多变的文字表达方式外,更有丰富的想象,而地方志书记载的是沉淀的历史,是冷静、客观的记述,自然与这些表达方式无缘。但在一些志稿中,这些情况也很普遍,其共同特点是空虚议论多,宣传色彩浓。

  5. 展望预测式。在志稿中,有时会出现对未来的展望、预测性的文字。志书只对断限内的历史作如实记述,而不展望、预测未来。对未来的展望,首先在写法上是不合志体的,再者,对未来展望性的文字,都没有实际的能成为信史的客观资料,只是一种虚拟,开空头支票式的宣传。志书是坚决杜绝这种现象的出现,展望预测的文字,都应删去。

  三、政治性问题1

  2016 年新修订的 《出版管理条例》第二十五条规定:任何出版物不得含有下列内容:

  1. 反对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的。

  2. 危害国家统一、主权和领土完整的。

  3. 泄露国家秘密、危害国家安全或者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。

  4. 煽动民族仇恨、民族歧视,破坏民族团结, 或者侵害民族风俗、习惯的。

  5. 宣扬邪教、 迷信的。

  6. 扰乱社会秩序, 破坏社会稳定的。

  7. 宣扬淫秽、赌博、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。

  8. 侮辱或者诽谤他人, 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。

  9. 危害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。

  10. 有法律、行政法规和国家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的。

  以上规定是针对所有公开和内部出版的图书的。地方志作为“官书”,具有的 “存史、资政、教化”的功能,比一般图书更应注重内容的思想政治性问题。结合在志稿常见的政治性问题,主要有以下几方面需加以重视。

  (一)在涉外事务及侨务与涉港澳台事务方面

  1.不能将涉港澳台事务与涉外事务放在一个章节下记述,必须将涉外事务、侨务与涉港澳台事务分别记述。

  2.外籍华人、华侨、港澳台同胞是不同的概念, 应加以区分。外籍华人是指已加入外国国籍的原中国公民及其外国籍后裔,以及中国公民的外国籍后裔;华侨是指定居在国外的中国公民; 港澳台同胞是指居住在香港、 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的中国同胞。因此, 三者在国籍归属和居住区域上不能混为一谈。港澳台同胞不是华侨,涉港澳台事务应从侨务工作中分离开单独记述;港澳台事务更不能同涉外事务混为一谈,合并记述。

  3.应注意争取地表述外国的国家称谓。 如1990年10月3日,德国统一, 从此以后,原来的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已不复存在。同样,1991 年苏联解体后,国家改称为俄罗斯,不能用前苏联。

  4.香港、澳门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,台湾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域。在任何文字、地图或图表中都要特别注意不能将它们称作“国家”,尤其不能与主权国家并列出现、 相提并论。不得将台湾、香港、澳门与中国并列提及 (如 “中港” “中台” “中澳” ),只能使用“内地与香港”“大陆与台湾” 或 “京港” “沪港” “闽台” 等。同理,港澳台资本不能称为 “外资” ,港澳台资企业不能称为“外资企业” ;我国内地城市与港澳台地区之间的产品 (或技术)输入或输出不能称为 “进口” 或“出口” ;不得说“港澳台游客来华旅游” ,而应称为 “港澳台游客来大陆(或内地 )旅游”。

  5.对台湾当局“政权” 系统和其他机构的名称,无法回避时应加引号,如台湾“立法院” “行政院” “监察院” 等。不得出现“中央” “国立” “中华台北” 等字样, 如不得不出现时应加引号。严禁用“中华民国总统(副总统) ” 称呼台湾地区领导人,即使加注引号也不得使用。

  6.对台湾地区制定实施的 “法律” ,应表述为 “台湾地区的有关规定” 。涉及对台法律事务, 一律不得使用“护照” “文书认证” “司法协助” “引渡” “偷渡” 等国际法上的用语,可采用“旅行证件” “两岸公证书使用” “两岸司法 (行政) 方面的联系与协作” “遣返” “私渡” 等用语。

  7.不得将海峡两岸和香港并称为 “两岸三地” ;“台湾” 与 “祖国大陆 (大陆)” 为对应概念,“香港” “澳门” 与 “内地” 为对应概念,不得弄混。

  (二)涉及民族和宗教信仰政策方面需注意的问题

  1.对各民族,不得使用旧社会流传的带有侮辱性的称呼。

  2.对少数民族不能随意简称, 如 “蒙古族” 不能简称 “蒙族” ,“维吾尔族” 不能简称 “维族” 。

  3.少数民族支系、部落不能称为民族,只能称“××人” ,如“摩梭人”不能称为 “摩梭族” 。

  4.不要把古代民族名称与后世民族名称混淆, 如不能将“高句丽” 称为 “高丽” 。

  5.不要把宗教与民族混为一谈,对伊斯兰教不应称为 “回教” ,不能说“回族就是伊斯兰教” 或 “伊斯兰教就是回族” 。

  (三) 涉及保守国家机密和商业机密的问题

  新闻出版署 1994 年 3 月12 日发布《关于防止在出版物中泄露国家秘密的通知》(新出图〔1994〕156 号)对保密范围分别做出具体规定,并且规定出版物 (包括内部发行的出版物 )不得载有属于保密范围事项。具体保密范围主要分为九大类:

  1. 国家事务的重大决策、党的文献和档案中的秘密事项。

  2. 国家政权的巩固和防御能力,国防建设和武装力量活动中的秘密事项。

  3. 影响国家统一、民族团结和社会安定的秘密事项。

  4. 国家在对外活动中的政治、经济利益和外交、外事活动中的秘密事项、对外承担保密义务的事项、国家外交政策和对外宣传工作中的秘密事项。

  5. 国家重要的安全保卫工作,保护国家秘密的措施和国家领导人、外国要员的安全的秘密事项。

  6. 国家的经济和科技实力,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统计资料和数据, 尖端科技、科技成果及资料,测绘和地图等方面的秘密事项。

  7. 保障国家机关依法行使职权, 维护国家安全活动和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项。

  8. 其他各部门各行业中不宜公开的重大事项, 其他经国家保密工作部门确定应当保守的国家秘密事项。

  9. 出版单位把握不准是否属于秘密的问题,未经报批的事项。

  志书中常常涉及的保密方面的内容大致分为三个方面:

  1. 军事领域保密的内容。根据 《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密条例》《关于加强军事题材出版物管理的规定》 ,对于军事志及地方志中军事领域的内容,应注意严守 “军事保密 4 个范围” 的要求,即军事环境保密、军事组织保密、军事活动保密、军事人物保密。志书中如果存在涉及海、 边防涉外军事斗争事件, 部队军事演习内容, 部队的编制、番号、装备、调动、部署情况,部队在当地的驻防状况,部队运输专用线情况, 地方征兵事项, 预备役和民兵的组织和武器装备状况,人民防空工程的面积、地点、军方事故等内容,未经军方有关部门的批准,不得在志书中记述。

  2. 国民经济和商业领域保密的内容。对一些国民经济发展战略和目标、 国民经济统计数据、 动植物检验检疫数据、商业企业发展战略、新的科技发明、 特殊产品的制作工艺和生产流程等内容进行保密处理。

  3. 社会领域保密的内容。志书中常出现的此类保密内容主要有: 未成年人犯罪的内容, 军婚诉讼的内容,民族纠纷的内容,医疗案例中涉及病人隐私的内容,公安、 检察机关的侦破手段,公民个人隐私的内容等。

  (四)志书中其他涉及思想政治性的问题

  1.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规定:公开出版物如需登载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照片、 题词,则应报新闻出版总署作重大选题备案,履行相应程序,经审核通过后,方可公开登载。同样,上述领导人的传记、简历等也应报新闻出版总署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备案审核后,方可公开出版。

  2.一些政治事件、政治思想、政治团体的提法、称谓应规范。如 “文化大革命” 不能简称为 “文革” 或 “十年浩劫” ;“四人帮” 应改称为 “江青反革命集团” ;根据中国共产党党章中的表述,“三个代表”重要思想的提法前面不要加人名;1989 年发生的“六四” 事件,应称为“1989年春夏之间的政治风波” ,应避免使用“事件” “暴乱”等提法;在提到“法轮功” 时,应加上“邪教” 或 “邪教组织” ,以表明其邪教本质;“邓小平南巡讲话” 的准确提法应是“邓小平视察南方谈话”。

  (高 岩 作者单位:吉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省直指导处)